877776com一码报特-一肖二码赌经-金牌三肖六码中特-816969一肖三码网站-神童网单双四肖

第8章宰了他
最新网址:eden-home-services.com
    山贼头头浑身一抖,一时竟不敢出声,那双黑眸充满了残酷,被那双眼一瞪,就就像有条蛇缠在了颈上,让他脊背发寒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低沉的嗓音带了一丝寒气。黑眸中闪过警告与命令的意味。

    吓得贼首一阵乱颤,几乎就要落荒而逃,但只是几乎。

    “干,你小子不想活啦。”

    “宰了他,宰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众山贼不知是有眼无珠,还是一身愚勇,看自家老大吃了鳖,纷纷举着大刀嚷嚷起来,为贼首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骑虎难下说的恐怕就是这种时候吧,本来想战败撤退的贼老大又将半转的身子转正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他再傻也是一山之主,知道什么人可以惹,什么人惹不得,若非这帮不知死活的小弟拼命叫嚣,害得他面子过不去,下不了台,他早就撒丫子逃了。

    黑眸高深莫测地看向他,看得他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不自觉地卑躬屈膝,“小人曾听过北方有五龙堡,其堡主终日披裘覆面,你……可是……避寒公子?”在这个男人面前,他就是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众山贼一听到避寒公子的大名,竟齐齐倒抽了口冷气,然后不约而同地退了几步,保持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瞬间周围静得落针可闻。老天爷啊,可别是那个煞星,早闻避寒公子为人阴险邪佞,冷酷无情,敢惹上他的人,至今还没一个活着的。是江湖名人录上排名第一的煞星啊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不算太过寡闻,既然知道我是谁,还不快滚。”他冷硬地喝道,天知道他现在多么难过,他们再不走,他就要受不了这小丫头的骚扰而当众失态了,只有他自己明白他那傲人的自制力,正随着她好奇的抚摸飞速流逝,有几次差点忍不住呻吟出声,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发出那种声音,要他的脸往哪摆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可以果断地推开她,前提是他果断得起来才行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,自找罪受?

    为首的盗贼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怀疑,而后得意大笑,死灰复燃地嚣张了起来,“本来看你武功不弱我还真是捏了把冷汗,但你要冒充那个煞星,至少也要知道他的性格啊。”

    喘息渐渐不稳,独孤朔咬牙问道:“哦?”他是什么性格?

    “你错就错在承认得太快了,谁不知道避寒公子自恃甚高,从不轻易在人前自曝身份,而且他视女人如蛇蝎,从不与女子为伴,更别说和女子当众搂搂抱抱了。”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若真是避寒公子,他们这么骂他没理由还能活着站在这儿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听也都活跃了起来,又是叫骂,又是喊打喊杀。

    一时间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独孤朔自嘲地一笑,他平时是懒于应酬才会匿名不报,想不到却被人以讹传讹,误解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小子,给你一条活路,如果你交出所有财产,留下这个女人,爷今天就放你一马。”为首的盗贼兜着漏风的牙齿一脸得意地放话。

    “否则呢?”气息已经完全乱了套,黑眸蒙上一层氤氲,酥麻的感觉让他四肢无力,再也受不了她的调皮,他单手扣紧她纤细的身子,埋首在她的颈间嗅着她发间的幽香,才稍稍缓和了勃发的情欲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看在山贼眼里,就成了他自知事迹败露,惊惶失措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“否则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猛虎寨的厉害。”贼首狞笑着扔出一只烟雾弹,不过片刻,就出现上百个山贼将马车围得水泄不通,“小子,现在你后悔也来不及了。你就算再厉害,也不可能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吧?”

    俗话说,双拳难敌四手,蚁多咬死象,他就不信,他倾寨而出,会收拾不了他。就算他厉害超乎自己想象,也可以靠人海战术缠住他一时片刻,抢了东西就走,谅他也不敢硬追。最差不过是打不过他,也抢不到东西,他总还能在手下缠住他时全身而撤不是?不是他没义气,留得他这座青山在,不怕没有小弟那些柴烧嘛。

    凌月盈也听到动静,迷茫地抬起头看向他幽深炙热的眼眸,然后脸颊像要着火似的烫了起来,身子在他那双好看的黑眸下竟一阵虚软,她现在没有他的搀扶恐怕会瘫到一边。

    拥有这么勾魂的眼睛会长得很丑?她心中狐疑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理智就被一波波的灼热消磨殆净。她无意识地伸出小舌舔了下唇,冲他露出无辜清纯的笑容。

    独孤朔闷闷地呻吟了一声,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失控,他不是只将她看成妹妹吗?他不是厌恶与女人接触吗?怎么会软得像绵花一样无力?不该这样的,他……是不可以爱人的。

    将她从怀中拉出来,放到车里,结果那双小手还死死地拽着他的外衫。咬牙将那双白玉般的小手拉开,他声音低哑地道:“不许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拉下车帘,喘息地靠坐在马车边沿,屈起一腿,扣鞭的手就那么随意地搭在膝上,黑眸慵懒地看着面前百余名劫匪。他终于找回自制,冲着面前的众人勾了勾手指,那份狂傲与自负,即使蒙面,单看那天赋的姿态,也炫花了众人的眼。

    “现在,让我看看猛虎的牙有多利吧。”

    “杀啊。”贼首带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他喽也跟着乱叫着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独孤朔连哼一声都懒,挥手甩出软鞭,一时间只见一条黑龙在众人之间穿梭飞舞,每到一处必然血肉四溅,哀号悲鸣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贼首料错了一件事,百余根“干柴”连青年一刻都拦不住,转眼间就都倒在地上哀哀叫唤,没一个站得起来了。

    手下都倒了,自然就更不可能保住他这座青山。

    看着缠在自己脖子上的长鞭,贼首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那条夺命的黑鞭滴血未沾,青年的双手也纤尘不染。只是那双黑眸却流露出冷漠的杀意,“你说,你不该死吗?”

    “大侠饶命啊。”仿佛被蛇盯上似的脊背生寒,这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冷酷残虐的眼神?

    “饶你?”黑眸闪过轻蔑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侠,谢谢大侠。”他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“你自废武功,带着手下去官府自首吧。”他残忍地将未竟的话补完。

    “啊?”贼首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?”黑眸邪恶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愿、愿意。”贼首颤巍巍地应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你别让我发现你骗了我,否则,我不介意为民除害,斩草除根。”他冷酷地威胁道。
九龙老牌图库彩图大全-香港九龙官方网站0820-九龙心水8112cc-0820香港九龙心水论 澳发彩票网8icc-澳发彩票官网-8icc奥法彩票-澳发网 118手机看现场直播结果-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118一-118开奖现场奖现场直播 767210澳门资料大全-767210澳门开奖记录-澳门开奖网00853kj 1877彩票-1877.cc彩票-1877彩票数字彩购彩 白姐高手论坛资料大全-白小四肖必肖四不像-香港白小姐开奖结果